欢迎进入500彩官网!

商誉受损?存货未出?A股影视公司业绩折戟暴露出哪些弱点?
当前位置:500彩 > 500彩简介 >
商誉受损?存货未出?A股影视公司业绩折戟暴露出哪些弱点?
浏览:167 发布日期:2019-03-23

此外,国资入场和变更实际控制人等形式,也是2018年影视上市公司在积极探索出路的一大变化。

在影视板块郁郁不得志的一年之后,那些呈现在报告上的数据,暴露出的亏损原因不仅具有相似之处,也是行业从过去的野蛮生长到如今理性回归的见证。

但值得注意的是,万达电影也出现了净利润增速首次下滑的现象。14.72%的下滑率,万达电影将其归之为“全国影城和银幕数量保持快速增长,市场竞争加剧,新开影城市场培育期有所延长,影城单银幕产出下降所致”。

得益于影视和游戏业务的双盈利,完美世界实现营业收入较上年增加 1.3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702,708,783.83 元,较上年增加13.16%的成绩。影视方面的营收包括公司推出的《烈火如歌》《忽而今夏》《归去来》《小女花不弃》等多部电视剧、网剧于 2018 年起的相继播出,并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

中南文化曾经是票房大热的《我不是药神》《建军大业》影片的联合出品方之一,如今却面对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2,931.74 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 861.22%的亏损状态。特别是经历了股价闪崩,质押爆仓和重组告吹的诸多问题,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和业绩巨亏的中南文化落得变身“ST中南”的下场。

因此,华谊兄弟在报告期内表示,上映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主要影片票房未达预期;电视剧方面进一步推进资源整合,对电视剧内容进行升级调整,储备项目在开发制作过程中,未能于报告期内实现完片播出,收益预计将在以后年度体现。

同样,作为曾出品IP热剧《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等电视剧的老牌影视公司,慈文传媒在2018年业绩快报中显示,实现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23.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0.84亿元。业绩大变脸的主因,也正是慈文传媒拟对赞成科技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约为8.71亿元。

新文化也在2018年的电视剧及网剧业务也呈现进度缓慢的状态,目前只能依靠2017年取得发行许可证的《亮剑之雷霆战将》及2016年上映的《八九不离十》《胜利之路》等电视剧取得的首轮或多轮发行收入勉强维持业绩。显然,2017年为公司贡献45%营收的影视剧业务未达预期,也或将进一步导致新文化2018年业绩下滑。

作者:奥那

曾经参与投资《钢铁侠3》等好莱坞大片而名声大噪的印纪传媒,2018年度实现营业较上年下降 83.7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20.01亿元,较上年下降 358.36%,风光不再。

在曾经资本处于狂欢姿态的影视板块里,承担巨额商誉的天神娱乐不是孤例。

同样实现盈利的公司还有华策影视,实现营收58.75亿,同比增长12%。增速放缓,净利润同比下滑,是受到了电视剧行业监管趋紧、下游渠道端内容预算收紧的影响。

和周星驰导演进行深度捆绑的新文化,虽然《新喜剧之王》在春节档的酣战中掳获6.24亿的票房,但是2018年度的公司营业总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34.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36.8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 降87.67%,其中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新文化对并购公司计提了部分资产减值及商誉减值准备所致。

困境一:落下的商誉之剑

2018年的影视市场,注定要面对着资本流出和监管加强的内外双重压力。和站在舞台中央的辉煌时期相比,那些困境时期暴露出的问题和进行的尝试出走,虽然带有着阵痛,但福祸相依的是,行业经历了调整后,也大可不必唱衰行业的未来,因为这是每个行业进行去粗存精的必经之路,也是为下一站夯实基础。

华谊兄弟慈文传媒天神娱乐中南文化新文化幸福蓝海华录百纳唐德影视北京文化印纪传媒万达电影光线传媒

困境二:影视项目不及预期

困境三:公司内部暴露的诸多问题

不久之前,华章投资入主慈文传媒的消息一度引起热议。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将退居股东二线,华章投资将成为慈文传媒的第一大股东。此时,正当慈文传媒控股股东在持股逾90%被质押的情况,处于平仓风险及违约风险的边缘之下,拥有国资背景的华章投资此次接盘的意图也就十分明显。

公司收入同比下降的原因自然是由于电视剧《巴清传》未能在本年度实现播出,且鉴于该剧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相应合同款项回收滞后,对唐德影视本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导致公司本年度投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制作进度有所滞后。

谁是盈利者?

那么,何谓商誉?

毫不夸张的说,2018年是影视公司经历过最跌宕的一年。由一纸“阴阳合同”开始引发的黑天鹅事件,造成公司业绩扎堆“爆雷”,整体大环境萎靡不振。曾经的资本高地似乎也变为洼地,一些影视公司也几乎交出了近几年最差的一份业绩汇报。

根据业绩快报显示,天神娱乐2018全年实现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 18.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52,188.92 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 837.67%。

从剧中交代的历史问题出现纰漏等原因迟迟未能过审开播,到高云翔在澳洲涉嫌侵犯案件,再到女主角范冰冰因涉嫌逃税,掀起娱乐圈的“税收地震”,唐德影视股价一路下滑,市值蒸发严重。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2018年影视行业面临困境,是当影视寒冬袭来,公司并购标的业绩不达预期,从而被迫大额计提商誉减值,不少公司也就纷纷在此折戟。

以及截止2017年底拥有36家子公司的捷成股份,虽然随着并购资产规模也快速增长,但6年时间商誉增速超过114倍。快报显示,传统内容制作板块中的子公司中视精彩和瑞吉祥经营情况不佳,基于谨慎性原则,因此公司在本次快报中合计计提 2018 年度商誉减值准备 9 亿元,较严重的拖累了上市公司当期业绩。

曾被称为“创业板影视第一股”的华谊兄弟,营业总收入比上年同期下降1.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8,561.71 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219.00%。据悉,这是华谊兄弟自2009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净利亏损,并将业绩下滑原因归结于两个方面,其一正是公司商誉大额减值。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2019年投资者交流会上也同时提到商誉相关问题,表示“商誉减值覆盖掉了公司所有利润还造成了进一步的亏损。”

一直和“范冰冰”深度合作的唐德影视,被一部无限搁浅的《巴清传》拖垮业绩。数据显示,从2015到2017年,唐德影视累计实现净利润4.78亿元,但仅2018年一年的亏损,便吞噬了上市以来的全部净利润。

2014年借壳上市的天神娱乐,意欲打造一个泛娱乐产业聚合平台,选择通过多起外延投资并购整合游戏娱乐行业,开启了浩浩荡荡的并购浪潮。在收购了妙趣横生、雷尚科技、幻想悦游、为爱普(爱思助手)、初聚科技、合润传媒等公司之后,并购积累的巨额商誉在外部环境的洗涤之下,最后拖垮了天神娱乐的业绩。

小结

芒果超媒在收购合并多家公司后形成了以芒果TV为核心,涵盖影视制作、综艺节目、艺人经纪、音乐版权、游戏互动、消费金融、电视购物等在内的全产业链。由于多元化的发展,又频出热度综艺和剧集,因此获得了不小的盈利。实现营业收入 965,752.19 万元,同比增长 16.76%的数据背后,离不开《流星花园》《远大前程》等多部剧目和《明星大侦探》《妻子的浪漫旅行》等多档创新综艺形成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

包括2014年成功借壳上市的长城影视,短短三年时间,也开启了疯狂的并购之路。2017年的时候,其参股控股的公司一度多达42家,被称为“并购狂人”的长城影视,截至2018年9月30日,商誉激增至13.5亿元,约为2014年的5倍。

特别是在并购领域活跃的影视行业,高额商誉并不罕见。

被视为春节档种子选手的《情圣2》,最终受到“吴秀波事件”的影响未能如期上映,但这影响不到万达电影在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6.59%。据财报显示,背后增长的主要原因系新增影城数量继续保持较快增长,营业收入实现稳健增长。

比如华录百纳正是以400万元的价格“挥泪甩卖”蓝色火焰,以减少此前由增发股份耗资25亿元完成并购进而带来的高额商誉。曾经高价并购的“压舱石”,随着盈利能力的下滑,反而成为业绩中的鸡肋。

去年在暑期档黑马《香蜜沉沉烬如霜》高收视率之下,也帮助电视剧出品方幸福蓝海带来了一定的业绩增长。但公司全年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9.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3,304.11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 573.97%,背后亏损的原因是因为公司收购笛女传媒产生的 48,211.69万元商誉。

2013年借壳上市的长城影视,不断的通过并购将触角范围扩大,但是问题也越来越多,面对高商誉的问题之外,长城影视披露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持有公司1.7亿股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若“长城集团”冻结股份被司法处置,上市公司将面临实控权变更的风险。

前有《巴清传》开播一度搁浅,后有股东股权质押不断攀升,唐德影视的业绩内忧外患不断。随着业绩快报的发布,唐德影视还发布了一份控股股东股票质押回购交易补充质押的公告,截至2月27日,唐德影视董事长吴宏亮共质押1.52亿股,占其持有股份总数的99%。在存货难播的境遇下,大股东已质押99%股份,使得唐德影视不得不面对资金链紧张的压力。

曾经受益于2013年国家有关部门开始鼓励文化产业发展的宽松环境,和行业内出现“井喷式”的并购重组浪潮。不少影视公司手上积累了大量的并购资产,未来这些资产会为公司带来超额利润的潜在经济价值,就是公司的商誉。但在此时行业大环境不佳的状态下,当并购项目并不能完成业绩承诺,反而会拖累上市公司的整体业绩表现时,商誉又成为影视公司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和前几年的风光无限相比,影视板块经历了跌宕起伏的2018年之后,切身体会着一个史上最凛冽的寒冬带来的萧瑟。无论是资本如惊弓之鸟纷纷逃离,还是一时之间业绩亏损、股价暴跌、股东质押成为各大上市公司的业绩快报里最常出现的字眼。

当《流浪地球》凭借46亿票房成绩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的票房榜眼时,作为发行和制作的北京文化却交出了一份不尽如人意的2018年成绩单。公司艺人经纪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减少,致使营业总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 10.46%,但在影视业务方面获利能力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因此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32,744.53 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5.51%。

作为一家老牌影视制作公司,华录百纳曾凭借综艺《跨界歌王》声名鹊起,如今却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减少72.1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6,943.96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157.61%。业绩亏损的背后是综艺、内容营销收入大幅下滑,同时部分影视项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致相关营收减少。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1月份发布业绩预告,因预计净利润亏损73亿至78亿元,其中有约49亿的商誉减值的天神娱乐。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在业绩上被绊了大“趔趄”,至今成为今年A股亏损王的候选股之一。

从财报整理中可以发现,当整个行业进入到大规模的调整期,告别了蒙头狂奔的迹象,大幅亏损是泡沫渐除的短期阵痛。比如,一些被商誉减值彻底拖垮的公司,大都暴露出主业经营的项目很少的问题,如今的亏损,也不过是在为之前的天价并购买单。

在一系列亏损数字的背后,除了商誉问题,影视公司业绩下降的另一主要原因,无外乎是主营业务发展收入减少,拖住了公司全年业绩的后腿。

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加72.93%的主要原因是,在报告期内出售所持有的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处置资产的投资收益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

骅威文化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04,380 ,307.50 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29.73%,也表示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是,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所致,导致公司报告期亏损金额较大。

《花千骨》的风头过后,慈文传媒的影视剧业务和游戏及互联网服务业务几乎是公司的全部营业收入构成。然而这两大业务板块在2018年双双遇阻,第四季度有部分影视剧和综艺未按照原预计完成首轮发行合同的签订以及调整播出档期和播出方式等,未能在2018年内确认收入。

虽然押中《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等爆款电影,北京文化的股价一度受到提振,但在2018年的全年片单中,北京文化参与投资的电影包括《英雄本色2018》《猫与桃花源》《脱单告急》等其他电影票房仍处于不太理想状态之中,发行电影的体量和其他老牌影视公司相比还是过小。

一般是指企业在同等条件下,能获得高于正常投资报酬率所形成的价值。既是企业整体价值的组成部分;当企业合并时,也是购买企业投资成本超过被合并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的差额。

比如,由于电影业务与华谊兄弟的业绩直接挂钩,票房在业绩报告中仍占据重要的地位。回看2018年华谊兄弟上映的影片中,年初的《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共收入19亿票房,就占据了华谊兄弟全年票房收入的55.7%。其后续9部影片《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找到你》《江湖儿女》等等总票房仅为15.12亿元,平均下来每部影片票房不到1.7亿元。

在一整年寒冬论的萦绕之下,A股影视公司们终于陆陆续续给出了2018全年业绩快报。总体上看,有喜有忧,有亏有盈。既有天神娱乐、华录百纳等公司仍处于巨额亏损之中,也有芒果超媒、光线传媒等业绩同比大增的企业。

除了行业环境等因素计提了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致使印纪传媒2018年出现大额亏损之外,印纪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未能按照约定将“17印纪娱乐MTN001”兑付资金按时足额划至托管机构,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寒冬来临之后,影视板块成为重灾区,在一片形式严峻中,一个个资本神话被戳破后,却仍有一些发展势头不错的公司实现了盈利。

骨朵梳理出23家A股影视公司的业绩快报后发现,前几年还在盈利的影视上市公司,在去年一系列数字下滑的背后,最少有10家公司纷纷提及,造成严重亏损的原因是因为商誉减值带来的影响。

但在内容方面,2018年华策影视全网剧共开机12部,取得发行许可证14部,首播14部,其中《天盛长歌》《橙红年代》等贡献主要收入并收获了良好口碑;电影开机项目3个,上映包含《反贪风暴3》《地球最后的夜晚》等8部影片,综艺及竖版微剧业务也在不断创新和探索网生内容商业运营模式。

另一面,当行业经受资本流出、项目减产等多重压力时,影视公司既要面对前所未有的巨大困难和挑战之时,也都在积极的另寻生路。其中,最常见的做法无外乎是售卖资产。这么做能够获得稳定的资金流,也能冲减高商誉带来的亏损危机。

和万达电影的增速下降不同,光线传媒利润上升的背后既有公司参与投资、发行并计入报告期票房的影片共十五部,总票房为73.8亿元。其中包括《熊出没 变形记》 《唐人街探案2》《大世界》《超时空同居》等十三部影片。主要确认了电视剧《新笑傲江湖》《爱国者》《我的保姆手册》 《盗墓笔记2》的投资、发行等收入,电视剧收入也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

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 34.9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6,452.35 万元,同比下降 393.11%。本期收入主要来源于电视剧项目《东宫》《战时我们正年少》的授权收入,电视剧《十年三月三十日》和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分账收益。

回看整个经历了资本寒冬的2018年,在行情低迷的情况之下,一些上市公司在披露年度业绩预告的时候,就决定一次性把商誉上的风险释放出来,便出现了商誉减值地雷集中爆发的现象,使得整个影视行业要面临一次严峻的考验,也让商誉在无形之间成为悬置在影视公司头上的一把双刃剑。